凡尔赛

写出自己的脑洞,献给最好的全职

温花酒二十四文(3)

幽州其一
幽州十月,秋意未过,冬风已起,到了月末,便已下起了雪,这些细小的雪末铺在枯黄的草地上,像层白沙。
"我在家乡时,这样的雪景十分罕见。没想到这里却是天天都可以看到。"
叶修笼一笼大氅,神色中透露着对童年的怀念。周泽楷放下手中的战报,走到他的身旁,温言道:
"你若喜欢,每年,都可。"
叶修有些不自在地转身,拿起刚刚被放下的那封战报。
"冬季不利于战马的奔行,契丹那里可是收敛些了?"
周泽楷道:
"侦察无果。"
"怎么个无果法?"
叶修深感和此人交谈无力,好在周泽楷此次来到边疆,随身带着自己的心腹江波涛,专职解释周将军的信息。这人也是伶俐得紧,一见二人之间气氛有些僵化,便接了上去:
"周将军此言意在说明,我军用来侦察契丹活动的士兵未见近日契丹有什么大动作,刚刚会议上周将军的意思是冬季山岭地带匪患严重,我军主力先剿匪,再回防边疆。"
好大的文章,叶修撇了一眼周泽楷,对方正专心致志地盯着他,对江波涛自行解释的行为早已习惯,不由得叹了一口气。
"江兄弟,在下有一事相求。"
好不容易找了个如厕的借口溜出帐外,叶修向江波涛作揖道:
"何事?"
"烦请江兄教会叶某如何理解周将军语言之含义。"
江波涛笑得意味深长:
"不必多礼,叶兄未来是周家主母,江某定当不予余力。"
"不,这其中恐怕是有什么误会......"
“叶兄不必多言,我们离去久了,周将军怕是又要多心,在下先告辞。”
叶修百口莫辩,呆呆地望着对方离去的身影,欲哭无泪。事实上,我只不过为了不让自己听周泽楷讲话时因为过度用脑而头昏眼花罢了,江兄你莫非是想多了?后来,叶修从江波涛那里得知,要想明白周泽楷的话,需要做一个叫阅读理解的东西。
帐外寒风呼啸,帐内温暖如春,叶修和江波涛席地而坐,倒也十分舒适。江波涛无奈地看着对面这个就自己失踪将军会有多着急的后果没有一点自觉的家伙,也不禁暗叹叶修的心大。
"阅读理解为何物?"
从小没认真听过夫子上课的叶修有一点懵,江波涛思考了半晌,似乎在考虑怎么向对方解释这个从番邦传来的翻译词汇,最终,他道:
"周将军话虽少,但字字珠玑,直中事物要害,叶兄多翻看一些古文评注,再多随将军讨论军中事务,自然就会明白了。"
语罢,江波涛再看叶修时,发现对方已经露出疲惫之象,头似有千斤重,直带着身子摇晃,他默默叹了一口气,向帐篷外面轻轻呼唤道:
"将军请进来吧。"
一道修长的身影悄悄摸了进来,跳跃着的烛光映照着周泽楷的脸,和少年脸上眷恋的神情,他脱下自己的外套,将叶修裹着,轻轻抱起,后者是真的有些昏昏欲睡了,也没有睁眼看抱着自己的人是谁,直接在对方肩膀上找到一个舒服的位置,便开始轻轻地打起鼾来。
其实,叶修闻到了那股熟悉的淡淡檀香,不知为何,这让他感到安心。
安心就安心吧,本少爷喜欢就是喜欢,管他做甚。
叶修揪着对方的领子,心里满意地笑了。
"将军喜欢他,为何不直说?"
江波涛看着周泽楷抱着叶修正欲离去的背影,维持着双膝跪坐的姿势,不解道:
"不愿强求。"
周泽楷只回了这四个字,便再也没有回头,抱着叶修,将人送回叶修专属的一个帐篷。
我知晓了,江波涛注视着红烛,无声地笑了。
自己这个从小一起长大的发小,终于学会将自己的霸道隐藏在心中,用如水的温柔去绊住一个人的心。
都说叶家公子配不上周家公子,其实这两人真的是天作之合。
除了叶修,周泽楷的温柔又能送给谁呢?

笠日清晨,叶修由于昨晚睡得神清气爽,第二天早早的就提着却邪来到校场上练武了,结果发现周泽楷也在那里练箭。
周泽楷的箭术卓越超群,几百米外的野兽是一射一个准,即便是被近了身,他也可以以箭为剑,将敌人打个头破血流,只是周泽楷为人低调,不轻易与他人比试。此时叶修看周泽楷练箭时靶靶正中红心,忽然起了比试的兴趣。
"小周,有没有兴趣和哥切磋一把?"
周泽楷看着少年神采飞扬地扛着那把赫赫有名的战矛,点头道:
"好。"
叶修先挽了个花式,周泽楷却在他十步远的距离外弯弓搭箭,也摆好了迎击的架势。周泽楷率先发难,刷刷刷连射三箭,分别对应叶修的头部,腿部和肩部,叶修施展轻功,连踏掉三只箭,转眼间攻到了周泽楷的面前,周泽楷面不改色,抽出两只去掉箭头的箭,"铛"的一声,呈十字形架住了叶修的却邪,自己顺势一退,接着又送了五只箭。
"不错嘛,知道拉开距离。"
叶修舞着却邪打掉了五只箭,接着就如同和黄少天作战的那次一样,将却邪向对方直直掷去,周泽楷试图用箭改变却邪的方向,叶修却飞身跟上,一个滑铲从侧面避开飞箭接住却邪,接着横扫,周泽楷实打实的挨了一下,辛亏双方都只用了三成的劲,要不然这招定会让他难受无比,周泽楷向后弯腰躲避,趁着再次和叶修近身的当儿抱住对方的腰,叶修心道:
不好,他要用摔跤的法子来对付我了。
周泽楷意图来个过肩摔,不过对方手里还有一杆长矛呢,他便只是让对方失去重心,抱着叶修在地上滚了一圈,等到静止时,叶修的矛尖顶着周泽楷的胸膛,周泽楷的箭身对着他的咽喉。
"厉害厉害。"
叶修被周泽楷压得无法动惮,拼命用眼神示意对方起来,发现对方没有这个意思后就开始挣扎,谁知被他抱得更紧了,这一抱,叶修也是僵住了。周泽楷呼吸比平常粗重了一些,他低声道:
"别动。"
叶修也是第一次经历这种情况,在长时间的呆滞后,他大吼:
"周泽楷你大爷!"
周泽楷默默想着:
完了,在前辈面前的脸要丢尽了。
事后再哄着吧。

评论
热度(9)

© 凡尔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