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尔赛

写出自己的脑洞,献给最好的全职

温花酒二十四文(二)

淮扬其二
春去秋来,叶大少爷胡闹的水平日益见长,以前能够让他爹追着他满屋子跑。如今可好了,他爹一看到这个不孝子,想起他在外不知在做些什么浑事,便会气得捂着胸口,犯起旧疾来。
家里没了管得住他的人,在外人看来,叶修愈发猖狂,整日不见人影,左右邻坊只道他跟着一群江湖中人厮混,都惋惜这如玉般的人物放着好好的阳关大道不走,偏偏爱过那草莽般的生活。这时的叶小少爷赴京赶考去了,对兄长在家乡干的浑事有所耳闻,虽然心中知道流言蜚语多少经过夸大。不过内心仍是放心不下,命人连夜收拾好了包袱,准备回乡探望。谁料,第二天一大早,叶秋差点被自家混蛋哥哥气得吐血三升。叶修不知是不是连夜赶来了京城,竟顺手牵走了叶秋的行李,连带着一匹良马,留书一封,上道:
“家国忧患,是以为重。男儿有志,当弃文从戎,保家卫国。”
好歹念着几分兄弟之情,叶小少爷打消了去官府报官这一恶意满满的念头,只好派人购置些衣物,延迟一天动身,亲自将这封信交呈父母。他本以为父亲会勃然大怒,特意叮嘱下人:
“老爷读信时,当随侍左右,不得疏忽。”
谁知叶老爷读后高兴非常,连病都顾不得了,在房内大喊诸如"天不负我"一类的话,活像是个半疯的人。
叶秋从未在自家亲爹脸上看到这幅表情,奇道:“为何您竟毫无讶异?”
叶老爷抚须而笑:“此子肖我,日后必成大事。”
"……"
原来混蛋哥哥戳中了您老的点啊。
叶秋闷闷不乐地回房,自己读书读了半天尚未见到成果,这家伙却去边疆逍遥去了。
真是草鸡变凤凰,叶秋不如修。
"阿嚏!"
谁在说哥呢?注意点素质啊。
寒风飒飒,叶大少爷无端打了个寒颤,拿起一只凉透了的烤鸡,摸索着如何下嘴,但当他品尝到鸡肉的硬度时,他只得作罢。
叶修扁了扁嘴,这天寒地冻的,都不让人好好吃东西了。稀饭是人吃的东西吗?
好歹有碗面啊。
不远处,有校尉一级的士兵在大声呵斥:
“还不快死起来!饭食的时间早过了,下午有要人来兵营,你们就是这么给我准备的?”
要人?叶修把那只鸡腿扔了,悄悄尾随在那人身后。是哪位达官贵客过来视察?文州那边可是杳无音讯,说来,这次他能够偷偷混进军队,还是多亏了那名神出鬼没的蓝雨阁主。
叶修在江湖上闯荡多年,一杆却邪将武林盟耍得风生水起,当时的武林盟主喻盟主对这个年轻人颇为赏识,曾经邀请他来喻家庄小聚,因此结识了二少喻文州。这喻文州也是中原一大佳话,他年少时因为根骨不佳而遭家门嫌弃,后在游历时偶得一段佳缘,被蓝雨阁老阁主魏琛捡了回去,竟是凭一己之力,在一年间使得原本江河日下的蓝雨阁又恢复了往日盛名。现为收集世间第一情报交易地。若有想要查清的事情,当向阁主奉送一件心爱之物,蓝雨阁自然会帮你调查,但若是胆敢拿假物冒充,喻文州上位以来,无人不领教过其手段之狠辣,自是不敢轻举妄动。
叶修却是蓝雨阁的唯一贵客,原因无他。一年前,喻文州的大哥喻文礼暴病而亡,三弟喻文易妄图争得下届家主之位,便雇人追杀喻文州,喻文州当时正前往蓝雨阁避难,人手不足,寡不敌众,被迫逼入山谷,险些丧命。
此时叶修恰好路过,晓是他浪迹在外多年,看到眼前景象,也是内心一惊。身着蓝袍的少年举着长剑应敌,一向多活的他此时却无力言语,将自家主人挡在了悬岩下面。尽管喻文州毫发无伤,而他却血染长袍,喘息之声愈急,眼看体力就要被对方的车轮战术消耗殆尽。忽然,一个一如既往懒洋洋又欠揍的声音斜插进来。
"哎呀呀,少天你也有说不出来话的时候,真是风水流转,苍天绕过谁。"
叶修扛着却邪从悬岩上跳下来,反手一个横劈,打晕了一名悄悄逼近喻文州的杀手。
"废话,老叶你要是今天不帮我们今后咱们就绝交!"
黄少天手握剑柄,提着一口气将垃圾话喷了出去。叶修早已习惯对方这种开场白的内容,在黄少天下一波言语攻击到来前,一个斗破山河跃进人群中,强悍的冲击力瞬间震飞了一堆人。
"哟,这还嘴硬呢,哥要是今天帮你们,你们可就欠下一个大人情了。"
"叶公子说的是,今日之恩,他日在下定将涌泉相报。"
喻文州坐在地上,拢了拢身上的大氅,静静道,尽管他只是一位14岁的少年,在面临如此危难时依然保持着得体的笑容。随着叶修的加入,黄少天压力骤减,急忙逮着一个空档,一个连突刺补全了叶修左边的空位,这时听到喻文州这话,话痨的毛病又犯了,连疲惫都顾不上,便嚷道:
"队长,他......"
"少天,不得无礼。"
"哈哈,喻二少果然是个明白人,不过在下也并非贪婪之辈。"
叶修和黄少天交换了一个身位,往后退了一步,催动内力,将却邪向右掷出。与此同时,黄少天剑锋向右一转,银光落刃使出,剑光所到之处,一片倒下之声,黄少天去势未减,向却邪方向急冲,大喊:
"老叶,接着,接不到我可是要笑话你一辈子的。"
说罢,他竟是硬生生地用剑尖将却邪挑到半空,将它击向叶修,叶修连忙闪到一边,接住矛杆,大叫:
"喂喂,你注意点儿!"
大概是由于喻文州提前警告的缘故,黄少天罕见地没有追加上一堆文字泡,任劳任怨地帮叶修砍人。待到两人清理完毕后,叶修才将刚刚的话接着说完:
"我所要的,只是喻二少的一个承诺。"
喻文州挑眉:
"哦?说来听听。"
"请喻公子到达蓝雨阁后,务必替在下寻找些有用的信息。"
"叶公子将喻某的行程摸得很清楚啊,不过,蓝雨阁的信息千金难求,仅凭一次人情,并不值得喻某为叶公子冒这么大的风险。"
这个喻文州,没有表面上看得那么简单啊。
叶修收了却邪,漫不经心地抚摸着它乌黑的矛身,道:
"喻公子即使到了蓝雨阁,也是难逃牢狱之灾。若我未猜错,明日,喻府便会发现你父亲的尸体,盟主不在,下一任盟主需要用比武的方式选出,你三弟掌权喻家的算盘怕是要落空了。你认为,如果武林中人知道这件事是你一手策划的,群起而攻之,你又会怎样应对呢?"
"......你有何证据。"
"自然是人证物证具在,要不然如何能有底气在你面前提要求。"
喻文州思索半晌,最终道:
"我知晓了,暂且答应你这条。"
叶修眉眼弯弯,直把黄少天气得差点没上去用剑砍了这个人,纵使他忌惮对方实力,却也要逞个嘴上的一时之快,道:
"无耻!无耻!太无耻了!老叶你给等着,哪天我们一定要去道场单挑一把,一定要记得啊!去切磋切磋切磋切磋!"
叶修两三下跃上悬岩,回首向喻黄二人作揖,便消失在群山之间。黄少天犹自愤慨,喻文州却道:
"果真是一叶之秋。一叶无踪,落叶知秋。此人是我们未来的一位很好的盟友。"
黄少天不解:
"他如何能成我们的盟友?"
喻文州抬起一指,轻触唇瓣,笑到:
"是敌是友,来日,即见分晓。"

"哼,文州那人,早知道这般不靠谱,当时就不救他了。"
叶修回想着二人第一次见面的场景,突然想拿根烟草嚼嚼解馋。当初知道少天死心塌地地跟了这么一个人,还是蛮意外的,不过见面之后,倒也是清楚了几分。
"还单挑呢,也不瞧瞧咱两连胜纪录是谁创的,抢着打脸啊,没见过。"
叶修慢腾腾地跟着那校尉向前走着,对方似乎接到了集合的命令,正和另一名军官谈笑风生地朝主帅的帐篷那儿走去,
"你知道吗,上头来了一个新主帅,竟然只有14岁!"
"这么年轻,军队里那些人信服吗?"
"嘿,你别说,他们正打算给那个小子一个下马威呢。"
"哈哈,走,凑个热闹去!"
14岁?这后台得多硬,才能送过来当将军?叶修嘀咕着,轻轻跳上了帅帐,趴了下来,从这里,能看到帐前的一片空地上,一群士兵围绕着一名少年,场面十分嘈杂,叶修身为习武之人,耳聪目明,在远处将动静听得清清楚楚,只听一干士兵不顾礼仪,七嘴八舌道:
“你这个娃娃还是早点回家吧,别被战场吓尿了裤子。”
“那么年轻,你当真是将军?不会是来搞笑的吧哈哈哈。”
这些疑问伴随着粗野的笑声,有些好事者见那少年沉默至今,存着逗弄他的意思,起哄道:
“敢不敢与我们露一手?看看你究竟有几分本事,能来这里领导我们。”
少年转过身,他长得惊为天人,十分别致,但叶修见了他的容貌,脸色霎时发白。六年不见,小团子长成了少年,眉眼更加精致,且蕴含着一股英气,并不阴柔。但叶修才不在乎对方有多好看,周泽楷上次坑了他,害得他被叶家主在庭中罚跪了一夜,从那时,叶修心目中周泽楷的形象便蒙上了一层挥之不去的阴影。
还以为是个纨绔子弟,没想到是他。这可就麻烦了,看来这兵营,我是待不下了。
叶修霍然起身,转头就走,谁知,他刚一动身,耳边便传来箭矢破空的声音,他愕然回头,发现一支长箭穿过了他用来束发的发带,没了发带,他漆黑的长发无风自舞,再配上那副好相貌,十足的像是神仙下凡,直让人看痴了眼。而场地中,持弓的少年嘴角噙着一丝笑容,神情一如六年前的那个孩童。他看着帐上那个如皎月清辉般的人物,对方仍是他最喜欢的风姿,自从娘亲告知他婚约的事情开始,他便坚信,自己的婚约者只有眼前这一人。而在两人短短的相处过程中,他更加坚信自己的看法。对方,是一个足以和他并肩屹立在武林最高点的人,也许这是强者之间的吸引。虽然外界对他的风评并不好,但从他刚刚没有感受到叶修气息这一点来看,叶修如今的功力并不在他之下,他轻声呢喃道:
"叶修。"
我再一次,抓到你了。
“这距离!至少有数十米远吧!”
“呵,小将军,别怪我们一开始不服气,你那么年轻,哥们都没想到你的功夫那么高,咱们抗击鞑靼有希望了!”
周泽楷静静聆听周围的赞美声,微微颔首,他拨开人群,向那长身玉立于帐篷上的人走去,伸出手来,露出了一个诚恳的笑容,道:
“叶修,下来吧。”
叶修看着周泽楷,被公然发现的火气怎么也提不上来,但他还是忽视了周泽楷伸出的那只手,自己跳到了地上,傲娇道:
“哥的身份你可不许透露出去!”
“好。”
周泽楷温柔道,众目睽睽之下,他取下了自己的发带,帮叶修重新束了发,夸赞道:
“好看。”
“嗯,我们快走吧。去向你的将士解释。”
叶修忍着不去关注脸上的烫意,说着就要拂袖而去,周泽楷急忙跟上,眼中笑意更甚。
我们,来日方长。
与此同时,远在西南的喻文州听完手下的报告后,微笑道:
"我知晓了,你下去吧。"
随侍在旁的黄少天奇道:
"什么事让队长你那么高兴?是老叶那发生了什么事吗?哦对队长你把老叶行踪告诉周泽楷干嘛那家伙对他觊觎得紧呀,你别告诉我周泽楷去兵营里找他了,我去,周泽楷是有多执着的啊我没记错的话,他元月才考完殿试的吧。"
喻文州呷了口茶,道:
"鸳鸯成双,地枝连理。少天,送佛要送到西。不能误了别人的好事。”
呵呵,黄少天心想,队长还有潜藏的八卦属性啊。

评论
热度(10)

© 凡尔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