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尔赛

写出自己的脑洞,献给最好的全职

温花酒二十四文(一)

淮扬其一
淮扬四月,正是阴雨绵绵不绝之日,水珠如青丝三千,时断时续地温泽着小桥流水,深巷人家。好景当绝色,风流浪里人。
江南的舟也轻,船也快,流言便似乘坐着这些如叶扁舟,飞一般地传遍全城。
城里最新传得沸沸扬扬的人物是吴越四家之一的叶家公子,此人名修,字秋思,人生得丰神俊朗,貌美多情,吹拉弹唱,样样精通。只是天生不喜舞文弄墨,性格顽劣,叶家老爷对其颇为恨铁不成钢,只愿寻得一房好人家,成亲之后大抵是能消停一点。
恰逢淮南节度使周道明携其长子周泽楷下访扬州,这周公子也是如画般的人物,相较于那位叶公子,他文武双全,尤善骑射,即便性子沉闷,也是瑕不掩瑜。若问起扬州城内为何人人都将二位公子稍做比较,只应这二位自幼结为婚宴亲家,渊源颇深。
而节度使大人的这番巡防,只怕是顺道来履行婚约的。
"呸,他周泽楷那一号的人物,哪能配得上哥。"
红鸢坊内,名贯扬州的叶大公子轻轻拨弄着头上的发簪,囫囵吞下身边人送来的一颗剥了皮的水晶番果。一口下去,味道酸爽,叶修摇头晃脑道:
"美人,再来一个!"
"你别以为你是兄长我就要迁就你!"
身边和叶修有着同一张面孔的少年看着自家哥哥越来越不像话,恶狠狠地将一把葡萄塞进他的嘴里,道:
"周家的聘礼都下了,你就乖乖当你的新娘子吧!"
叶家尚有一名小公子,名秋,字清川,外人传道二位公子素来不和,叶家香火全寄托在叶秋身上,此言亦是半真半假,知情人对此不予置评。
叶修深觉委屈,含糊挣扎:
"你妹,哥凭什么当新娘,要嫁也是他嫁给我.......小周?"
不知何时,屏风边上倚着一个人,青年似是偷偷从府上跑出来的,一身便装,却难掩玉树临风的风姿,他宛若水玉一般的眼睛看向叶修,眼中黑白分明,倒是让叶修几十年来第一次感到愧....疚?
他有什么好愧疚的?这个小混蛋哪次让他心平气顺过了?
"可以。"
???叶修叶秋困惑。
"你要娶,便娶。"
叶秋满面黑线,使劲用胳膊肘顶了他哥一下,叶修疑惑,这人是转性了吗?
没有谁比他更清楚,周泽楷的本性。
"只要你是,我的人。"
叶大公子在叶小公子的骤然爆笑中,豁然感慨:
"从小到大,只要一遇到这个姓周的,比被文州坑了还要倒霉。"


十年前,风清月明
一身劲装的少年乘着月色无声无息地在屋檐上奔走,他足尖一点,刚要落入院内,忽地被一道黑影劫住了。慌乱之下,他意图点住对方的穴,不想对方不仅避开了,还一个擒拿便将他在地上制住。借着月光,他看到了一张熟悉的脸。
"小周?"
因为怕暴露,叶修只得压着嗓子说话,压在他身上的人僵了一瞬,最后只是低低地"嗯。"了一声。
"小周,赏个脸,放哥走呗,我的事情泄露了,你也逃不了周伯伯的责罚啊。"
他以为对方会放手,尝试着从周泽楷手底下挣脱出来,谁知,他将叶修压得更紧了,还用鼻尖轻轻嗅着叶修的衣领,叶修被他闻得不自在,低喝到:
"你干什么?"
周泽楷略略放开了他,当他要起身时,周泽楷又抱紧了他,闷闷道:
"脂粉味。"
他在叶修的身上,闻到了脂粉味,这像根刺般,扎得他心里很不舒服。彼时叶修已经十二岁,而周泽楷只是一个八岁的奶娃娃,说话时也是奶声奶气的,叶修佯怒道:
"你再不起来,哥哥以后就不理你了。"
"叶修,去哪里了?"
虽然是个小鬼头,还是蛮爱管闲事的,武功竟然比他还高一点,叶修被对方压制着,竟然没有时机反击,他又气又羞,道:
"我去喝花酒了,你管?"
周泽楷阴沉着小脸,放开了他,就在叶修转身要走时,周泽楷突然大喊:
"有贼啊!"
我去!叶修内心疯狂吐槽,急急忙忙施展轻功,溜之大吉,谁料自家亲爹会站在屋顶上等着他。
叶修被拎着领子前往书房的时候,心中狠狠记下了一笔。
臭小子,今后走着瞧。
后来,叶修死活不和周泽楷一道玩,就这样,二人六年未见,叶修自认为自己不再会受对方牵制,也略微放宽了心。

评论(2)
热度(17)

© 凡尔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