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尔赛

写出自己的脑洞,献给最好的全职

殷墟鬼

殷墟鬼(又名:天上掉下来个鬼媳妇) 上
总裁周x无常叶
叶修生贺
轮回是S市最大的商业集团,旗下品牌千奇百怪,从家具房产到夜店酒吧,处处都可见到那标志性的子弹头。据说轮回现当家周泽楷有黑道背景,所以才能在这里混得那么威风。
当然这些大都是传言,至少从周泽楷的行为来看,就是一个典型的下了谈判桌沉默寡言屁都不放一个上了谈判桌咄咄逼人十分强势的男人,许多女人都喜欢这样的男人,更何况他还长了一张帅得惊天地动鬼神的脸,真的是走到哪里都会被各种各样的目光包围,其威力堪比X射线将人从头到尾扫了N遍,偏偏这人淡定依旧八风不动。再多的姑娘假装在他面前柔柔摔倒他也只会绅士地扶她起来,拍拍她身上的灰,然后继续向前走。
周泽楷向来能十分完美的应对这种情况,但是今天,他有点懵。
因为现在摔在他面前的,不是女人,而是个男人,更重要的是,他是个鬼,不是人。
周泽楷有一栋很大的别墅,撑死了也有几个国家大剧院那么大,所以那只鬼,轻飘飘软绵绵地,从三楼往下飘,穿过了二楼的楼板,跌倒了一楼的实木地板上,总算是没有钻到地下。
此时的周泽楷一身居家好男人的穿着,端着盘子正准备给自己猫喂猫粮,天知道一个鬼横在他面前,让他跨过去也不是,踩上去也不是,十分尴尬。
人在犹豫着怎么跨过鬼,鬼悠悠地打了个哈欠,怕了起来,在空中漫不经心地晃着,晃到人的面前,鬼盯着人看了半晌,又打了个哈欠,呼出一口冷气,道:
“小哥,借根烟抽抽呗。”
周泽楷盯着鬼那身宽大的,以及下摆不知道拖到多远衣服,再度思考,自己绕过他会不会被绊倒。
“哟,屋子挺大啊,有钱人真好。”
穷酸·叶点了根老中华,懒洋洋地趴在沙发上,衣摆如水般,几乎覆盖了一楼的小半个地板,周泽楷走在鬼衣中,感觉自己踏入了一池凉水,感觉十分怪异。
“呃……叶修,你是怎么来到我家的。”
周泽楷小心翼翼地向他这边挪,叶修大爷似的翘着腿,衣服瞬间滑下去一节。
“如你所见,我是一只殷商时期的鬼,长期在地府当班,这次在外工作之时,不慎被道士当作恶鬼打伤,无奈之下施法逃走,一不小心就被传到你这里了。”
叶修点点烟灰,奇道:
“你这个人类也真胆大,见到我竟然没有被吓到,奇也怪哉。”
这只鬼从沙发上起身,一下子扑倒了周泽楷,跨坐在他身上,叶修虽是鬼,但却不是完全的虚体,浑身上下也只是稍微有些透明,反倒衬得肌肤白暂胜雪。他将头埋在周泽楷的颈间,轻嗅着这个人类身上的气息,神色越发奇怪。
“你竟然是帝王之命,有龙气护体,莫非你是帝王转世?但近千年来,这片土地龙脉渐渐削弱,地府近几百年来的记录中,帝王转世少之又少,能转世者,要么是罪大恶极,有入魔之象,要么是为情所困,自愿放弃为成为真龙,堕入凡间,你身上的气息为何如此强大?连我都几欲承受不住?”
周泽楷艰难起身,道:
“我也不知道,你先起来,不要扒在我身上……”
这只活了几千年的鬼,当真是厉害,自己出生时,父母曾请算命先生算了一卦,先生当时道:
“此子命格奇怪,虽为帝王命格,却过分强大,简直像是……上古帝王转世。”
因为命格太强,几乎没有与之配对的命,自己这辈子也就只能孤独终老。高中时曾试着交了几个女朋友,但无一例外,都是对方厄运连连,只好作罢。
叶修起身,面色凝重。
“我大概知道你是谁了,先借我一身衣服,从今以后,我就住你这了。”
“为什么?我和你不熟。”
嘴上这么说着,却还是从衣柜里翻了一套衣服给他,自从见到了这个名为叶修的鬼,自己好像无法拒绝他的要求。
啧,有什么事情开始失控了。
周泽楷的衣服相对于叶修来说尺码大多了,这只鬼就这样松松垮垮地披着衣服,一脸散漫地叼着烟,闻言转向他,眼中充满了戏虐之情,
“因为,我们前世是恋人。”
…………周泽楷默默起身,到厨房端了两杯牛奶。
这鬼怕是被道士打傻了。
“别闹,要不要来杯牛奶?”
叶修乐此不疲,嗖地窜到周泽楷身旁,大言不惭道:
“接受不了正常,就当咱两才认识好了,不介意我在这住一段时间吧?”
“不介意……”
他瞬间反应过来,自己把自己给卖了。叶修趁着他口风松动那会儿又问了一遍问题,完了……那岂不是……?
叶修向对方伸出了手,脸上的狐狸笑容露了出来:
“那么,今后请多指教,周泽楷。”

地府,叶弟弟看着办公桌上一人多高的文件,再次抓狂,魂淡哥哥你又去哪里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正如你所想,我是人类传说里的无常鬼,我和我弟是双生兄弟,不分黑白。”
叶修斜卧在床上,眼神慵懒地看着正在打领结的周泽楷。
“你打算怎么介绍我?”
自从叶修入住周泽楷的屋内,他就没有过过一天安宁日子。先是叶修说周泽楷这卧室风水好,有利于他恢复。再是叶修天天都会从外边带进来孤魂野鬼,他进家门前都得做好推开门就看到各种可怕景象的准备。上次捡来的那个吊死鬼,舌头伸得老长,在客厅里扫来扫去,碰到了不少东西。无奈之下,周泽楷终于松口,答应带叶修一道上班,参加会议。
“我会向懂事们解释说你是我的新任秘书,今天你去公司,先让江波涛带你去看看,了解工作。”
自己从来没有一口气说过那么长的话,这样的破例是因为对方是叶修吗?
那可就麻烦了。
或许是察觉了他的心思,身后的叶修微微偏头,嘴角流露出一丝不明的微笑。
真是天道好轮回,今日,竟让你栽在我的手中。
上古三皇五帝中,属颛顼武力最高,他与共工私斗,撞坏不周山之事,也为人耳熟能详。颛顼入了仙籍后,因此事被天帝罚下界轮回十次,于弟四次转世为一将军时,他遇见时任商朝卜祝的叶修,竟是产生了一段孽缘。只是好景不长,颛顼被商王赐婚,两人因此不再往来。
日子倒也平静了一段时间,一次醉酒后,颛顼在妻子前吐露了他与叶修的过往,使得叶修因此丧命。
当颛顼到地府进行下一次转世的登记处,赫然看见自己真心相爱的人儿手执竹简,在阎魔面前一板一眼地宣布事宜,他静静看了一会,最终也只是拂袖而去,道:
“天命如此。”
叶修不知内情,却也不作表示,他弟问他,他只用手中的折扇轻掩一双桃花眼,道:
“男子汉大丈夫,不和这等死鬼计较。待我再次遇见他,也得把他在寒冰地狱关个十年八年,再跪个十年八年的搓衣板。”
叶秋一听,当场两眼一翻,给他哥两个大大的白眼。
果然,像他老哥这种人,还是不要期许他会有一个正常的答案好了。

周泽楷突然感到背后一阵阴风,他回头问:
“你又把阴魂塞到我衣服里了?”
“……没。”
叶修把昨天钩到的伥鬼收回锁魂囊中,淡定摇头。
对付你这种人我才不会浪费自己的收藏呢!
顿时觉得自己理直气壮。
理直气壮地加快速度,超过周泽楷,周泽楷只看见对方耳边一片绯红,不禁无声地笑了出来。
真可爱。
“这位就是叶先生吧,我是江波涛,周董的机要秘书,请跟我来。”
叶修一身正装,虽然留着一头与众不同的长发,不过轮回内向来欢迎有个性的人,所以对穿着细节方面并不苛求。反倒是周泽楷,从两人初次见面时叶修的漫不经心,到现在的傲娇,他的一举一动,仿佛都紧扣周泽楷的心弦。
自己以前,真的认识他吗?
为何会一再地容忍他呢?
不行,叶修身上的未解之谜太多了,多年的算计让他明白,不能轻易地给予一个刚认识不久的人,鬼也同样不行。
这边的叶修熟念地和众人打着招呼,心下却十分了然。
颛顼,你之前从未赋予我信任,这次也是一样吗?

评论(2)
热度(40)

© 凡尔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