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尔赛

写出自己的脑洞,献给最好的全职

老牛吃嫩草(上)

OOC,痴汉向,系统和现实时间不一样
陆危楼在系统生成的那一刻便知道自己是一个NPC。
身为一个NPC,就要有NPC的自觉。
譬如天天在光明顶上站着,要真是老年人,早给站得老眼昏花腰酸背痛了。
偏偏近来明教玩家如日中天,每天要为N只喵举行入教仪式,一天到晚忙活下来,都觉得要被活活累脱一层皮。
不,其实他不是一般的老年人,他还有一个高大英俊又迷人的年轻形象。可惜,这个机会很难得,很短暂。
陆危楼十分羡慕隔壁的阿萨辛。
红衣教不能严格地算一个门派,所以系统没有对玩家开放入教功能,据说阿萨辛天天调戏这个,调戏那个,连丐帮帮主都不放过,闲的一批。再者,在剑三的背景介绍里,他和阿萨辛还是一对难兄难弟。
众NPC称:大唐最不靠谱合伙人
末了,那帮家伙还顶着个系统脸摇头叹气道:
“唉,大猪蹄子。”
陆危楼掀桌,人家阿萨辛就是来友情参演一下拍摄全程没对本教主说过一句话,虽然人长生不老武功变态貌美如花,但官方写的剧本谁当真了?
那个谢云流,别以为本教主没看见你每晚都从纯阳宫后院溜进去。还有那个斐元,你别以为上次名剑大会你吃洛风豆腐时全场人都瞎了。陆烟儿,你就算再翻白眼本教主也是你老子!
吐槽归吐槽,陆危楼对于这种高冷美人还是在心里偷偷羡慕的紧。暗搓搓道剑三何时能给他捏一张帅天帅地的脸。
叶英幽幽道:
“我还想把眼睛睁开呢。”
((((;゚Д゚)))))))陆危楼吓得向后一跳,突然发现自己能自由移动了。
叶英蹙眉,忽地递来一支长枪。
靠,你哪来的枪。
陆危楼向后望去,果真看到李承恩这只二哈。他们二人也算奇葩了,到现在还没有确定关系,据说是那啥啥之间的体位没有确定好,并因此大打出手,大战三天三夜,然后直接导致服务器维护了十三个小时。
最后此事不了了之,但NPC在维护期间永远都能看到这二人形影不离,叶英冷着脸大步走在前面,李承恩骑马在后面跟着。
“陆教主?陆老猫?”
“诶?”
陆危楼回神,却对上一张帅得一塌糊涂的脸。
映照在雪亮长枪中,他自己年轻时候的脸。
“系统说你和阿萨辛都出了点问题,给你们两天时间解决,我看阿萨辛那边不方便,就带着阿英先过来了。”
李承恩一脸幸福,陆危楼同情地看着叶英满脸的黑气,深觉这两天藏剑山庄不会太平。
“阿萨辛出什么事了,需要本教主解决?”
叶英淡淡道:
“教主去了自然就知道。”
带着深深的不解,陆危楼掐一个诀,转眼间消失在二人眼前。
那天,据说光明顶同时转起了无数个大风车,而且是一人所为,之后卡卢比费了好一番口舌,才好吃好喝地把这尊大佛给送走。
回去时还特意添了一辆马车给伤患躺着。

陆危楼到了便被红衣教众像见了救星般给推进阿萨辛的寝宫里,穿过重重红纱,在大殿及北端那张kingsize大床上。牡丹正手忙脚乱地在哄一个小孩子。
小孩子?!!!
这无疑是一个非常漂亮的小孩子,黑曜石般湿润的瞳孔,尖翘的小下巴,和玉脂般的皮肤,一看便知道是个美人胚子。
小美人死死扒着牡丹,鼻涕眼泪蹭他一身:
“牡丹姐姐牡丹姐姐我要听故事嘛,不听故事我睡不着!”
天可怜见,牡丹还真没哄孩子这经验,阿萨辛倒是有捡孩子的毛病,但每每也是自己亲自哄,如今教主变成了小孩子,这可苦了红衣教众上下一干女汉子和牡丹。
小美人水汪汪的大眼睛溜了个圈,看见床边装做石雕的陆大教主,伸出白藕般的小手,咯咯笑着:
“喵!喵!要抱抱!”
或许是因为小,小美人的声音软软糯糯的,融化了周围一群人。陆危楼不与小美人计较,伸手擦了擦阿萨辛嘴边的口水,将他抱了起来。
阿萨辛轻轻蹭了蹭陆危楼乌黑的发丝。嗯,软软的,像喵毛,他偏着头心道,很快在对方胸口处找了一个温暖的位置,愉快地进入梦乡。
牡丹松了口气,拜谢道:“多谢陆教主。”
陆危楼一脸宠溺:
“无妨,这三天我且与霍桑同住,待他恢复原状,再回明教。”




教主你知道吗?你的笑容几乎要和李局一样痴汉了啊!!!!!!
设定维护期间NPC都可以自由来往。
大概就是一篇很轻松随意欢脱的文。

评论(2)
热度(19)

© 凡尔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