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尔赛

写出自己的脑洞,献给最好的全职

温花酒二十四文(4)

幽州其二
这篇文章是有私设的,人物关系不一定完全相同
我不会做链接,就新建tag了,方便找到前篇
一片雪漠之中,唐军在皑皑白雪中前进,幽州的风很大,将万物都卷成了苍渺的白。士兵们的披风猎猎作响,一如那面在风中招展的旗子。前去探路的兵卒一边用手阻挡着这些微小的冰晶,一边大声喊道:
“将军,前面有块雪坡,是个落脚扎营的好去处。”
周泽楷拽着缰绳,沉默不语,旁人见他这般模样,只当将军思虑重重,恐是不远处便有匪寇,皆有些担心。江波涛策马行在好友身边,一看便知,周泽楷恐怕只有一半是在考虑今夜的歇脚处,另一半则是…………
叶修行在大军的最前头,比周江二人还差几米,也是一反平日随性的模样,皱着眉,仿佛若有所思。
“前辈……”
“不对。”
叶修喃喃道,周泽楷点了点头:
“是,契丹……和匪患的时间。”
“一个冬天,足够他们做更加充足的准备。”
叶修回头看着周泽楷,脸上竟带着些笑意:
“小周在会议上所述的,是半真半假的吧。”
周泽楷先点点头,然后又摇头:
“引蛇出洞,再,前后夹击。”
叶修低语:
“是啊,契丹怎么知道,我们剿得是哪处匪呢。”

幽州城内
“哗啦。”
一张写得密密麻麻的纸被展开,拿着它的人在读完后,几乎气歪了鼻子。
“什么?分头行动?”
跪在地上的人不敢抬头:
“回禀刘公子,叶公……将军是这么说的,他把我们的眼线支开了。”
“叶将军?我大唐还从未听过才到军中一个月就从士兵摇身一变成为将军的,不过是沾着周泽楷的光,竟敢如此嚣张。叶修,几年不见,你越发出息了啊!”
刘公子来回踱着步,靴根在石面上划下道道白痕。他,猛地回头,看着下属:
“陈夜辉呢?他派出去监视叶修的那些人呢?”
下属头深深底下:
“叶公子行军极快,幽州雪又大,派出去的人……已经一个礼拜未和陈副军联系了。”
“哐。”
桌子上摆得紫砂壶被扫到了地上,刘公子的脸由红变紫,由紫变青,一时间花花绿绿的,很是精彩。
“告知陶寨主……”
刘公子咬着牙,字一个个从嘴里蹦出来
“把陈夜辉那队绑了,我就不信,叶修还能不顾军中大局,一意孤行。到时,一定要套出他们行军的路线。”
你给我的耻辱,我必将加倍奉还。
下属唯唯诺诺退下,他可知道,这刘公子,单名一个皓字,可是这嘉世山庄的二庄主,江湖上的狠角色。至于他和叶修这曾经的年轻大庄主,似乎叶修曾经当众给过他难堪,不过这是他来到山庄之后听他人说的。
他抬头望了望天空,那里黑云翻滚,透着隐隐的雷光。
这天,怕是要变了。

“哦?陈夜辉那队全军覆没?他是废物吗?”
叶修毫不留情地表达了自己的看法。
通报人十分为难,却又不好和一个只有18岁的小子计较,只拿眼瞅着周泽楷,心道一个14岁少年想必脸皮薄些,不会出口伤人,谁料周泽楷点头道:
“嗯。”
“敌匪太强,我方兵力不够……”
那士兵脸色极为难看,这两个少年,凭借着一纸调令,不过是空有一个职位,这军中上下,谁不知道真正的实权其实掌握在陈夜辉手中,纵然周叶二人武功其高,使得一些士兵心悦诚服,但想要高升,还得去找陈副军。
方才的这番话,便带上为陈夜辉辩解的意思。
“兵力不够?他带走了全军四分之三的人,都全部覆灭了,再多几百人有区别吗?”
"你且停留几日,此事颇有蹊跷,待孙将军援军前来,再做商议。"
周泽楷淡淡道,士兵急道:
"那陈副军的安危?"
"不急,他死不了。"
"是。"
事已至此,他也无法反驳,只得退下,暗自思虑自己升官发财的另一条道路去了。
"刘皓那点算盘,枉称嘉世山庄的副庄主。"
士兵走后,叶修感叹,周泽楷道:
"孙翔?"
"嘉世不合,孙翔此次前来助你,想必心中已有了打算,陈夜辉的那帮探子呢?"
"押在江那。"
叶修起身,笑眯眯地掀开了帐子,道:
"我们去看看吧。"
"嗯。"

陶家寨内
陶轩和陈夜辉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将唐军一千余人送入了陶家寨。而双方首领此刻正在酒席上把酒言欢,表面上一副亲热模样,只差结为生死之交了。
陶轩将酒一饮而尽,道:
"此次陈将军为我契丹送上一份大礼,陶某先替大王向将军道声谢了。"
陈夜辉得意道:
"无妨,刘庄主此次做了万全的准备,叶修中计了,便是为陶寨主增了批在大唐的耳目。不中计,陶寨主也如虎添翼,击垮叶修指日可待。"
"呵……"
陶轩招手让美姬为自己新斟了壶酒,心道:
"这刘皓眼巴巴地放着他那好好的副庄主之位不做,背叛大唐,三言两语间尽显对叶修的仇视,倒是个心胸狭窄又目光短浅的小人之辈。陈夜辉亦然,这两人,必无大用,还是早点将他们剔除了好。"
面上笑容依旧,和和气气的,让陈夜辉十分受用。

评论
热度(9)

© 凡尔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