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尔赛

写出自己的脑洞,献给最好的全职

茫茫大漠篇·结缘线

陆危楼x阿萨辛
有点OOC……吧?
“穆萨……汝牵着吾做甚。”
陆危楼抱着箱子倒腾了一上午,居然给他翻出了一条红绳。阿萨辛昨晚被教中的师傅们絮叨了一夜,回到他和陆危楼的小帐篷里倒头就睡,结果现在又在迷迷糊糊中被对方抱着坐了起来,半梦半醒间第一次被陆危楼伺候着洗漱了一番,之后莫名其妙地被他牵着出了帐篷。
穆萨自入教以来,不同于其他信徒,可是从来没有干过仆役一类的事啊,哪怕是面对教中法王。
那个少年有着与生俱来的孤傲,阿萨辛总觉得,他不适合做这茫茫大漠中的一匹孤狼,他适合身居高位,千人呼万人拥,成为一方霸主。
自己呢?阿萨辛握了握拳,自己有没有可能,像一个真正的男人一样,可以打下一片河山呢?
这些渴望,和因为自身残疾而带来的自卑,或许,穆萨永远都不会知道。
“看,这个好地方可是很隐蔽的哦,我上次来侦查了几次,发现竟然没有一个人发现过这里。”
穆萨兴冲冲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思绪,阿萨辛发现,在祅教所处石山的一块悬岩下,竟有一汪清泉,和因其灌养所形成的一片绿洲。
“汝…………”
饶是阿萨辛博览群书,却也不曾见过在大漠中见到这等奇异的景象,先前在波斯总坛时,也只是听过长老们的叙述,未曾想到,会有一日亲眼见到。
“霍桑。”
他回头,看见陆危楼目光灼灼地盯着他,拿出了那条红绳。
“我昔日跟着爹娘跑商的时候,曾经听到汉人说过,神会给有缘人牵上一条红线,我们既为好友,自当以绳代线,今日在此结为患难兄弟。”
“汝……竟对教中二元论有疑?”
阿萨辛何尝不知道,陆危楼此言,已是萌生了反对教中神创论的教义了。以人代神举行仪式,这若是被传了出去,只怕两人皆不能身免。
“二元论从来只是一个说法,霍桑,我希望,有朝一日,我们能够形成自己的理论,另立新教,开辟一番天地。”
阿萨辛沉默不语,他们的实力,现在还远远不到影响群众的水平,可是,以后呢?
“吾答应,吾,霍桑·阿萨辛,今日同穆萨结为生死之交,患难与共,荣辱共存。”
阿萨辛沉声道,两人共执红绳,各立誓言。但是,谁也没想到,这誓言,在权利与利益的纠纷中,是显得如此脆弱。
“穆萨,吾无法苟同汝的教义。”
随着阿萨辛日渐成熟,他身上的那两套器官都已发展成熟,这给他带来了极端的矛盾和痛苦。更令他恐惧的是,他属于女性的部分,竟然在与陆危楼相处的过程中日益增长。
只要站在穆萨身边,就会情不自禁地依赖他。这份软弱,他宁可不要!
陆危楼不是没有试图劝说过,他始终不明白,自己的至交好友,在日后创建明教时对他有最大助力作用的人,为何会临阵萎缩。
这不像他。
后来的一天,醉酒的阿萨辛当着他的面掀开了自己几乎从不离身的红袍,袒露了这个鲜为人知的秘密,陆危楼看着对方明媚动人但却布满泪水的脸庞,心软了。
他拉着阿萨辛的手,一遍遍地轻声道歉,直到阿萨辛吻住了他。
“穆萨,吾喜欢汝呀。”
第二天,阿萨辛面无表情地看着自己浑身上下斑斑点点的身体,向陆危楼道:
“穆萨,你我缘份已尽,从此,你走你的光明圣路,我求我的阴阳之理!”
十月后,阿萨辛诞下一男婴,陆危楼千里迢迢从明教总坛赶来,给他命名为陆遥峰,收为义子。
这红绳,终归是被阿萨辛压在了箱底,再也没有拿出来过。

这篇文章是按照我的理解来写的,感觉两个创业小伙伴都不容易哈,可惜没能在一起啊。要是他们之间真的有过情感,是不是这也算是剑三又一大悲剧呢。

评论(2)
热度(30)

© 凡尔赛 | Powered by LOFTER